Your browser does not support JavaScript!
(文章) 奪回政權,然後呢?

奪回政權,然後呢?

楊志良

2018.07.11

    小英政府,狀況百出,已經到罄竹難書的地步,凡是她在競選期間,批判馬英九失政之處,她全都做了,好一個「馬規蔡隨」可是她的另一項本事,硬把馬給比了下去了,那就是綠委不管蔡政府施政多麼爛,就是臉不紅氣不喘硬挺到底,不似馬政府開始時也是行政立法一把抓,到後來卻是孤家寡人一個,困居中興寓所,令不出總統府。

    隨便舉一例,2010年參加WHA之前,拜會管碧玲委員,期盼綠營也有委員「蒞會指導」,管委員當面指著說:「用中華台北參加WHA是賣台,你們真不要臉」。我回說:「台灣是委屈了,但參加才代表台灣的存在,奧運不也是如此」。然後在大會上,除了開頭用了一次Chinese Taipei之外,全程用Taiwan自稱。等到2016年蔡政府指導下的代表,不但也是用Chinese Taipei參加,且全程不敢用Taiwan一詞。2017年起,蔡政府在國際上全力動員,但對老共蠻橫,就是不讓台灣繼續以Chinese Taipei參加,而管委員對小英如此「不要臉」,「全力爭取賣台」,有說半句話嗎?

    綠營不管當政者如何腐敗、無能、可恥,包括阿扁的貪瀆(國際及美國都罪證確鑿),仍然硬挺到底,精神可真令人佩服到五體投地,只是兩年後這些不論是非硬挺的立委,不知如何競選連任,如此說來,國民黨口口聲聲要奪回政權,不是易如反掌嗎? 只要把小英今日之我否定昨日之我,明日之我馬上又要否定今日之我,這些錄影播上三天三夜,不就成了嗎?

    但有那麼容易嗎? 藍營以往的無能,民眾記憶猶新,更重要的是奪回政權之後,然後呢? 國民黨缺乏理念,不但執政無方,面對民粹馬上退縮,對能源、核四、教改、稅改、房價、少子化,藍營有提出具體政策嗎?最扯的是台灣根本沒有廢徵兵改募兵的本錢,為討好年輕人,把國家安危民粹化。黨中央爭權利、混日子。「利委」更是唯利是圖,不用功的程度遠遠超過綠委。

    2009年受邀擔任衛生署長,接任時健保虧損600億,每年至少再增200億。健保不能倒,這是全民共識,因此一方面節流,對少數惡醫下手,另一方面必須調整過低的費率。多次向吳院長面報,一再被打回票,陪同晉見的健保局長(現稱健保署)說:「院長都不理你了,你還不斷求見」。但調費率救健保是答應擔任署長的「交換條件」。調費率對弱勢者影響甚小(健保對低收入戶及各類弱勢者已有各種減免及補助),健保倒了,影響才大。依「健保法」,應實施單一費率,健保費率精算後應從4.55%調為5.17%,如此至少可因應五年以上,但院長並不想調費率,認為2.4萬投保薪資者將多交38元,會造成民怨。

    為順利調費率,不論電視、電台、各種集會,只要邀請,一定參加,詳細對民眾說明,期間包括被名嘴「圍剿」。所幸過程中,好多位社會正義人士,如李家同、孫越、陳樹菊等,均認同調費率救健保,義助拍成短片光碟,並請各醫院於診間撥放。經過半年努力,2010年調高費率之時,不但沒人要我下台,且健保滿意度達到最高峰的85%。台灣油、電,除產油國外,世界最低,中油虧損卻由機車族貼補開賓利者,台電中用電也是如此。在加油站張貼海報,在電費收據上說明一下,並將調高的費用,撥一些補助給低收入者,有那麼難嗎?

    再來是二代健保,最早由李明亮署長啟動,近百名學者專家及相關利害人研議近十年,在立法院也不知開過多少公聽會、說明會,經張政務委員召開部會協調會,再經行政院吳院長主持之院會通過,卻在審查程序的第一天,被藍委推翻,說家戶總所得是史上最扯的法案,財政部長更落井下石,說財政部都做不到,衛生署怎敢? 原來開院會時,他是個木頭人,耳不聽、眼不見,衛生署孤軍奮戰,府、院、黨均未伸出援手,但因有在廣大民眾支持,總算「打折」通過(除家戶總所得一項)。通過當晚,國民黨團召開慶功記者會,本人不發一語,回到衛生署立即宣布辭職,「有能耐也不能忍耐,能忍耐也不再有能耐」,聲明絕不接受慰留。以往每次赴立法院,公事包內都印備有辭職聲明,前後至少四個版本,最後總算用上。若沒有費率調整及二代健保法的通過,健保社會安全網早已分崩離析,台灣再也不能以健保向世界說嘴了,國民黨類似的案件不知多少,更何況藍綠惡鬥早已超過對中共的鬥爭,藍綠二個大爛黨施政無方、惡行惡狀,目前滿意度都只剩20幾趴,如果不廢,台灣不會出頭天。

    從2011年1月4日請辭待命,二位長官一再慰留,署長人選遲不決定,但心意已決,反而過了一個多月的好日子,喝茶看報、到淡水河旁看釣魚(那時衛生署位塔城街了),署內事務自有局處長們辦理,二月初的某周日,突接府方電話,馬總統召見一同晚餐,再度說明不再續任,並奉上「廉能施政、合理漲價、公平加稅、照顧弱勢」16個字,前十二字是手段,後四個字是目的(除貧困、失能、低收入者外,扶養小孩的父母,學貸打工的大學生都是弱勢)。

    離職不久,在2012大選前,受國政基金會邀請演講,以上述16字為主軸,講畢,眾人禮貌性拍手後,有一大老舉手評論說「你說的好像都對,但如此一定會失掉政權」,本人回答說,民主國家政黨失掉政權,再正常也沒有,邱吉爾是英國二戰英雄,沒有他的領導,可能今日已沒大英帝國,可是戰後選舉馬上失去政權,社會公評黃大洲是建設最多的市長,陳水扁對改革市府行政最為傑出,民調高達70%以上,選輸下台哪有損其評價(可惜當了腐敗的總統),做事比做官重要多了,最後一句話則是:「寧可失掉政權,不可失掉國家」,昂首闊步,不再回頭。

    近日在高雄搭計程車,老兵司機大哥說視頻上看了大陸軍容壯盛、雄壯威武,台灣亂成一團,不如由習大大來管。我說習大大那麼厲害,為何尚未統一台灣? 原來二岸各有死穴,搞不好大陸的八百萬壯士不是佔領天安門,而是包圍了中南海。

 

<刊於2018.07.21蘋果日報A27「奪回政權,然後呢」>

瀏覽數  
將此文章推薦給親友
請輸入此驗證碼
Voice Play
更換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