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r browser does not support JavaScript!
(文章) 只好相信自己

只好相信自己

 

楊志良

2018.05.24

 

 

    台灣是電話詐騙王國,不但眾所皆知,且「名揚海外」,經常整廠輸出,「賺取」不少外匯,也算是一種另類「台灣之光」。又不知有多少家庭以此維生,對台灣經濟貢獻如何,恐要請學者專家好好研究,說不定也是台灣博士生很好的論文題目。

如果只有電話詐騙,其實還不能稱為詐騙王國,台灣最厲害的是,政府就是最大的詐騙集團:藍綠政府貪腐不斷,政見從來不兌現,又為了買票,收了稅到處蓋蚊子館,調查報告可以集結成五大冊。尤其是花費三千億蓋的核四,堪稱登峰造極之作,是人類近代史上最昂貴的紀念碑。

媒體也不遑多讓,失去民眾信任其實是咎由自取,不要說什麼公正、客觀了,連「平衡報導」這種最低標也做不到。常常只是一位教授或專家的個人意見,報紙斗大的標題就寫,教授專家們認為如何如何。就以拔管、挺管事件來說,台大教授有二千人,除非像毛澤東文革時期,把不同意見的都鬥光,否則必然有人挺,有人拔。但看看藍綠的主要報紙,贊成拔的,標題是「台大某教授及某學生認為應拔管」,另一報紙則是「台大教授或學生挺管」。電視節目更有趣,有些名嘴論起事件來,不是陰謀就是暗盤,繪聲繪影,講得有頭有尾,好像有分身,每天都跟在名人旁或事件現場。搞得電視政論節目只不過是個不入流的綜藝節目而已,誰信誰倒楣。

因此台灣民眾普遍不相信整個社會體系,對主要政黨的立法、司法,還有媒體信任度,也低到慘不忍睹。正因為民眾不信任政府,不願把錢交到政府手中,政府稅收占GDP比率只12%,是全部已開發國家中最低者,不但比不上北歐國家的30%-40%,也比韓、日的20-25%低很多。政府沒錢,當然沒有能力照顧家庭及提升教育水準,所以台灣是全世界最不婚、不生的國家。父母常為生活無著掙扎,虐兒事件每年達萬件以上,每2-3天就有一名孩童被虐死。

    顧不了小的,當然也顧不了老的。三百多萬老人中,有80多萬失能且需長照,家境尚過得去的25萬人,請了外籍照顧員;政府的長照2.0到目前為止,僅照顧10萬人左右;其餘40-50萬失能者,只能倚賴家人。近年來因照顧者身心俱疲,將被照顧者殺害的案例有近五十起,成為台灣版的《楢山節考》(日本作家深澤七郎小說,後由導演今村昌平改拍成電影,敘述古代日本為年輕一代能在有限的資源下生存,老人到70歲就必須由兒子背到山上餓死)。台灣這些殺害被照顧者的「凶手」,有兒子、兄弟、媳婦、夫妻,他們殺了自己付出心力、長期照顧的至親之後,不是自殺,就是馬上到派出所投案,幾乎沒有逃罪者。制度殺人,令人唏噓。

既然政府無能,幼無所養、老無所終,民眾只好「自救」。近年來一直有人持續推動「時間銀行」的觀念,由平日經常互動、互信的朋友,成立一個互助團體,在有能力時付出,提供照服給失能的朋友,儲存照服時數,等到自己需要時再提領時數,獲得協助,但不強調對價。逸天扶輪社就是其中的一個代表,並進一步發起「全民造福(照服)時間銀行聯盟」,企業家、家庭主婦、教授、牧師都有人加入。這些社會賢達自己交學費,完成照服員課程及實習,取得照服員證書,並鼓勵大家參與。在政府不可靠、只能自救的現階段,期盼社會多加支持,共同建立祥和的社會。

 

<刊於2018.06.16蘋果日報A24-「只好相信自己」>

瀏覽數  
將此文章推薦給親友
請輸入此驗證碼
Voice Play
更換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