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r browser does not support JavaScript!
(文章) 只有良政,轉型才能正義

只有良政,轉型才能正義

楊志良

2018.04.18

社會不正義,若不轉型終將動亂。但綜觀全球轉型未獲正義反而生靈更加塗炭者,所在多有。

2011年突尼西亞一名青年自焚,以對抗腐敗又違反人權的政府,引發大規的民眾抗爭,人民起義,推翻了政權,連帶引發了北非及中東獨裁國家一連串的反政府暴動示威,即謂「阿拉伯之春」,而突尼西亞也成為繼東德及南非之後,唯一轉型正義成功的國家。

但其他阿拉伯之春的國家呢?埃及穆巴拉克倒台後,極端宗教政府反導致民生凋蔽,軍方趁機武裝奪權,又回到軍人專政。

葉門、阿爾及利亞等國,正義也是無疾而終。

最可憐的是利比亞,和平示威引發武裝內戰,格達費被殺,雙方死亡至少3萬人、失蹤4萬人,國家陷入軍閥割據及內戰。

較利比亞更為慘烈的是敘利亞,為打倒獨裁的阿塞德,反抗軍、伊斯蘭國、庫德族反叛軍及政府軍,受到美、俄、土耳其及伊朗各國在幕後的操弄,打成一團。兒童、婦女死亡至少五十萬人。且因民不聊生,包括上述國家在内的民眾只得大逃亡,死在海上及途中的難民不計其數。

泰國則是經常進行轉型正義,但一直沒有具體成效,所幸很少人頭因此落地。過程都是民選政府腐敗、效率不彰,軍人起而奪權,民衆反對集權,上街頭推翻軍政府,恢復民主選舉,但又是個貪腐政府,於是軍人再度奪權,如此不斷輪迴。還好泰人普遍尊敬皇室,每次軍政、民選輪替,大致都能平和收場。

    簡而言之,要求轉型正義的一方,必須實施良政,既得以去除不公不義,又能撫平人心,休養生息,才可以免除另一場可能更不正義的發生。

    台灣在威權時期不義事件眾多,絕非用「當時處在特定時空」為理由就可以卸責,因此國民黨的黨產被清算了、銅像被移走了、漆也潑了。現今的國民黨雖不是當年製造白色恐怖的國民黨,但也常低聲下氣,委屈自己為當年「贖罪」。但只針對威權時期轉型正義是遠遠不足的,更要對解嚴後四位總統的施政,進行二代轉型正義。

    台灣解嚴後,言論、組黨、出版是自由了,但有比威權時代更快樂、幸福了嗎?首先,台灣原為四小龍之首,韓國、新加坡當年還派人來台學習,台灣的所得,每人GDP遠在韓國之上,更不要談中國大陸了。然而今日又如何?早已差韓國、新加坡一大截,連大陸沿海都快追上了。

台灣解嚴後,當政者施政無方,民粹治國,分化對立以謀選票,貧富差距加大,薪資倒退十六、七年,房價高入雲端,財富及教育階級化。

加以政客從中央到地方,炒地皮、瓜分公共工程,將蚊子館的資料彙集出版,已可以出版到四大册,浪費不知多少民脂民膏。僅以核四論,歷經四位轉型後的總統,就浪費了三千億,台灣人從嬰兒到植物人,每個人都需負擔1.5萬元。

如此這般當然沒有費用照顧家庭中老的、小的,也沒有經費辦好教育。不過數年,台灣已成為全球最不結婚、最不生育的地方。虐兒無日無之(每年登記有案1.5萬以上,每日147名),自殺人數只增不減。照顧者在心力交瘁下,殺害被照顧者 (台版《猶山節考》)的事件,近十年超過50件。年輕人普遍沒有希望,社會呈現解組的現象。

我們雖不再讓母親為在綠島的政治犯而暗夜哭泣,但更多人為養育子女、照顧長者、籌措學費、支付房貸而暗夜流淚。青年人沒有前景,鋌而走險創建了全球最大詐騙及製毒王國。

總之,我們是否也不該容忍解嚴後的惡質政客?從李登輝起的四位總統只要選票,不斷弱化及分化台灣。就如沒有受到長照政策支持的王老先生,在心力俱疲,以螺絲起子終結愛妻後,在法庭上的一句話:「我不認罪,是制度殺人」。沒有二代轉型正義,目前的轉型正義不過是一場赤裸裸的鬥爭。

 

<刊於2018.04.23聯合報A13-「沒有良政 轉型更不正義」>

 

瀏覽數  
將此文章推薦給親友
請輸入此驗證碼
Voice Play
更換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