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r browser does not support JavaScript!
新冠肺炎的最糟情境

新冠肺炎的最糟情境

楊志良 退休教授

2020.02.29

新冠病毒-19,目前全球已有近十萬的確診個案,及近三千的死亡案例。他們的臨床及流行病學資料顯示,人類可能面對自1918年西班牙流感以來,最嚴酷的全球疫情(pandemic)大考驗。

新冠病毒可算是一種十分「成功」的微生物,首先它的傳染力非常強,比H1N1有過之而無不及,飛沫及接觸皆可傳染,家人共餐、牧師佈道,即可傳給多人;再來是有很長的潛伏期,在潛伏期間就有傳染力(SARS要發燒才有感染力)。

更重要者,它有不少無症狀,甚至不發病的帶原者。十一歲少年的確診,其實是瞎貓碰上死耗子,因為他完全沒有症狀(至今好像沒發病),只是因有病患接觸史,才被篩檢發現,否則必然繼續趴趴走。

2009年的H1N1大流行,全球近五分之一人口感染,因此新冠病毒感染全球三分之一以上人口,並非高估。更嚴重者,新冠肺炎的致死率比H1N1的0.02%高很多,目前全球確診個案的死亡率約近1%,是流感的近50倍,如果一直未能發明有效的藥物及疫苗,最終將造成千萬以上的死亡。

川普一向不把流感疫情放在眼裡,美國也不像台灣會大規模接種流感疫苗(台灣每年對高風險者施打近六百萬劑),因此這一季(通常以十月秋冬開始算起,至隔年五、六月)已有二千萬人感染,一萬六千人死亡。但他們在了解新冠肺炎病毒的厲害後,也緊張起來,發動全面的防疫作為。

台灣對新冠病毒的防疫,仍然依循:1.防堵於境外;2.發現入侵一個不漏;3.避免境內傳染;4.緩和社區感染。以成果論英雄,各界原以為台灣距中國大陸最近,人員貨物來往最多,應是重災區,但實際上,相較日本、韓國、香港、新加坡為優,至今可謂「功績卓著」。

原因一方面是2000年即設立疾病管制局(現為疾病管制署),完備「傳染病防治法」,依法可強制隔離治療病患及疑似感染者、徵用防疫物資、動員醫事人員等。另一方面是已有多次設立指揮中心的經驗(2003年SARS,2009年H1N1,2010年登革熱等),加以兩岸因政治情勢,在疫情發生前,來台陸客人數已大幅減少等因素,得以至目前為止防疫表現非常優異。

但本人自元月下旬起,多次在媒體上提出警告,爆發社區感染必不可免。目前韓、日病患都已達數千人,若平均每名病患接觸二、三百人,就要追蹤幾十萬人,即使做得到,也將耗盡防疫的能量。

H1N1流行時,當確診病患以萬名計,就不再追蹤可能接觸者,只能加強全民個人防護,全力醫治病患,減少死亡。台灣的新冠疫情己逐漸進入社區大量感染併院內感染的階段,必須有所準備。

防疫政策及措施,必須分析臨床發現及流行病學的資料,採行因應之道。根據中國大陸至2月23日資料,發現感染者以中老年人為主,青少年除原已患有其他疾病者,甚少感染;死亡率80歲以上近15%,但隨年齡急速下降,75-79歲8.0%,60-69歲3.6%,40歲以下0.2%,十歲以下近乎為零。然而政府至今仍比照流感,將防疫重心放在青少年、學童(H1N1的主要患病年齡群),反而耗用大量防疫資源及人力,令人不解,在可見的未來,要有與新冠病毒長期共處的準備。

全民支持及配合防疫措施,對罹患者及配合隔離者,非但不可予以污名化,且應給予溫情關懷。因疫情必然引起若干人高度恐慌,1922防疫專線應同時聘請心理師協助;民衆則可使用「心情溫度計」App自我量測,或撥打1925(依舊愛我)、1995、0800788995(請幫幫救救我)尋求協助。

期待最糟情境不會發生。

 

 

<刊於2020.03.02聯合報A13「新冠肺炎的最糟情境」>

瀏覽數  
將此文章推薦給親友
請輸入此驗證碼
Voice Play
更換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