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r browser does not support JavaScript!
從武漢肺炎談防疫

從武漢肺炎談防疫

楊志良 教授

2020/01/29

流感類肺炎的傳染病,多發生在秋冬季,因此熱帶地方,以及現在處於夏季的南半球,發生大規模傳染的機會甚微。不論2009年的H1N1、2002年的SARS,及這次的武漢新型冠狀病毒,皆是如此。

以飛沫及接觸為傳染方式的流感類,與多數傳染病雷同,均有潛伏期,通常在潛伏期某段時間就有傳染力;也一定會有不顯性的病人,完全沒有症狀,但仍可傳染給其他人。加上現代交通便利,人口與貨品均全球化,要完全控制疫情不進入國境,如馬英九、蔡英文異口同聲所說的「超前部署,料敵從寬」,實不可能,必然遲早破功,如同當年的SARS及H1N1。但延後一天是一天,多爭取因應時間,自有其功效,可縮小擴散範圍,亦可縮短肆虐期間,等待春暖花開及夏天到來。

傳染病的防治首要在疫情的透明化,這是防治的第一步,中國至今仍沒有受到足夠的教訓及學習。隱匿疫情是傳染病防治的大忌,只會讓民眾不再信任政府,特別是不再信任防疫體系。台灣的衛生醫療體系,早已完善資訊透明並形成文化。例如在2010年,雖然只發現一名從國外返台的NDM1(超級細菌,對所有抗生素均有抗藥性)病患,當時判斷絕對有能力控制不會傳開,仍然公開宣佈,但其代價就是在立法院報告即被猛烈質詢。

傳染病防治跟政治相同,都是眾人之事,所以最大的敵人就是媒體跟政治。2010年的在野黨,及不具醫療衛生背景卻胡說八道的「爛嘴」,特別是鄭姓「爛嘴」,差點讓H1N1疫苗接種破功。事後證明,台灣H1N1的防治在全球是數一數二的成功,所以因緩打疫苗而致死的病患陰魂,應找他算帳。由於防疫體系的努力,從以往對流感預防接種的遲疑,到去年底大家爭先恐後接種,甚至疫苗供應不及,對今日的防疫工作者,也算前人種因,後人享果。

如果中國的武漢肺炎得不到控制,台灣及全球的疫情必然得不到控制,除非一開始就全台封島。中共不讓台灣參加WHO、WHA、國際民航組織ICAO,是可惡的政權,但紅十字會、賴清德及林濁水皆呼籲,應提供資源及協助中國控制疫情(由紅十字會或海基會洽詢中方需何種協助,日本及德國亦已提出),乃是出於台灣自身防疫的需要,酸民將他們罵到臭頭,實非理性之舉。

台灣與中國政治體制完全不同,我們可以反對中共政權,但生命誠可貴,兩岸血緣跟文化高度連結,人民合作的機會所在多有。至於滯留大陸的台胞,只要有意願回台,政府應包機接回,集中於具有相當設施的地點,個別隔離觀察兩週。台灣人不讓台灣人回國及加以照顧,哪像個正常國家。

 

 

<刊於2020.01.31中國時報A12「防疫最怕爛嘴和酸民」>

瀏覽數  
將此文章推薦給親友
請輸入此驗證碼
Voice Play
更換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