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r browser does not support JavaScript!
(文章) 奪回政權,然後呢?(贏得200萬票的政見)

奪回政權,然後呢?(贏得200萬票的政見)

 

 

楊志良

2019.01.14

 

 

    九合一大選,綠營大敗,藍營有望奪回政權,各路人馬躍躍欲試。但奪回政權後如何治國?有選票的政見在哪裡?

    貴的不一定好,但便宜一定沒有好貨。台灣每名大學生分配到的資源,不論公、私立,比起日、韓、新加坡、香港均大大不如。大學教育不只人數不斷減少,師資、設備也漸不如人,當然也逐漸吸引不到一流學生。前台大校長李嗣涔在任時,鑑於政府教育預算有限,提議台大學費應酌以增加,當場被學生「開汽水」。本人離開公職後,在2011年4月承蒙李校長邀請,以台大退休教授身份返台大在「我的學思歷程系列講座」演講,力挺李校長的想法。

    台、清、交等績優公立大學的學費,只有私立大學的一半,而且每位國立大學生分享到的政府補助,又遠高於私校學生。而台灣的高等教育早已嚴重的階級化,各方多有研究報告,台大近半的錄取名額,是台北市蛋黃區的高中生,其他著名國立大學的學生,絕大多數都是六都的著名高中畢業。他們不全都是因為資質高人一等或特別努力,而是家境普遍較優,從小得到較多的資源挹注;而具同樣資質與努力的,因為起跑環境不同,只能讀私大,他們的父母也在同樣的制度下交稅,卻要負擔一倍的學費,何等不公?

    如台大這樣的一流大學,除高稅賦的國家,大概沒有這樣低廉的學費。當然,上天有時是公平的,富家子弟開超跑、喝美酒、載美眉,半夜開車撞牆;而背學貸,在7-11打工到半夜,過於疲勞以致騎機車失神撞電線桿的,均送到同一急診室,健保待遇也是相同的。

    教育是反轉底層人生的唯一道路,教育不公是影響貧富差距加大的最重要因素。

    因此我在演講中主張,台大學費增加至少一倍,我相信多數台大生的父母仍然願意支付。對於考上台大的中、低收入學生,則給予高額獎學金,例如只要成績在前半的,免學費並每月一萬生活費,前10%者二萬元,支持這些學生全心全力學習。

    自公立大學多收的學費,政府不留一毛錢,完全用來調降私校的學費,增進社會的公平,減少貧富差距。只要說理清晰,學生必然是理性的,何況是台大同學,因此演講獲得掌聲不少。

    貧富差距擴大,是歷屆政府的共業。小英宣稱在她施政下,經濟指標二十年來最好,馬上被打槍,因為貧富差距是重要的經濟指標,稅制不公,使得經濟成長僅屬少數人,富者愈富,廣大民眾可能更窮了,這也是韓流點出問題而成功的原因。

    教育部每次說要調整學費,學生們就到教育部抗議。同學們大多充滿熱情(如太陽花),但思辨能力常有不足,真正抗議的對象應是財政部,因為財政部無能,稅制又不公,所以想要提升教育經費,只有漲學費一途。

    台灣民眾愛心一流,卻是制度上最不互相幫助的國家,稅收占GDP只12%。在民主國家,稅收的GDP佔比,是國家優劣的最佳指標。只有政府有效率、公平、公正,不浪費,交稅後民眾覺得值回票價,老的、小的、弱的、有幼年子女的,學子們都得到良好的照顧,大家才樂於交稅(北歐國家,稅收占30-50%者比比皆是,韓國也有24%左右),依此標準,台灣是個下三濫的國家。

    台灣要稅改難如登天,要加稅必然人人開幹,企業也一定以「出走」要脅。全台灣私校學生及家長至少二百萬,要胡牌就大膽提出公立大學漲學費,私校減學費的政見吧!

 

 

<刊於2019.03.28聯合報A13-「奪回政權,然後呢?(贏得200萬票的政見)」>

 

瀏覽數  
將此文章推薦給親友
請輸入此驗證碼
Voice Play
更換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