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r browser does not support JavaScript!
(文章) 奪回政權,然後呢?(反轉民粹篇)

奪回政權,然後呢?(反轉民粹篇)

楊志良

2019.01.14

九合一大選,綠營大敗,藍營有望奪回政權,各路人馬躍躍欲試。但奪回政權後如何治國?如何反轉民粹?

九合一大選期間,盧秀燕陣營曾來電,要本人前往台中,跟前朝離退政務官一起亮相,以示支持之意。本人雖芝麻綠豆不成咖,但志氣高,回電若盧陣營不取消老人一律免交健保費的公車廣告(林陣營則為排富),就拒不參加。因為到2025年,台灣不但20%為老年人口,且總人口開始減少,用健保的人多,能交健保費的少;需照顧的多,能提供照顧的少,老人繼續健保免費,那不知要排擠多少市政建設,如教育、幼兒照顧、交通建設等等。對方回答,那是盧的既定政見,且多數縣市都是如此。既然如此,本人也樂得省事又省錢。

沒有近憂,必有遠慮。早上十點左右在台北搭公車,常常沿途上下二、三十個乘客,全是嗶嗶嗶三聲。請問若公車要自負盈虧,那六、七年後,全票要多少錢才夠?若由市政府補貼,那一年要多少費用?台北市敬老卡搭北捷4折,且有480元免費額度,當老人愈來愈多,又如何維持?高鐵老人半價,本人也是「受惠一族」,早些年排隊買老人票,常只三、五人,現在越排越長,有時還超過一般票隊伍。再過三、五年,高鐵若要不倒,全票又要多少才夠?讀者朋友很多去過日本及歐美,他們人口都比台灣老化,卻都比台灣「落後」太多,幾乎沒有敬老票,但把年金盡量辦得公平合理。

    2012年,本人出版《台灣大崩壞--挑戰不可能的未來》,提到老人公車免費應排富,特別是享有「尚可」退休金的退休軍公教,好讓中、低收入老人免費可長可久。書出版後很快收到讀者來信臭罵,理由是軍公教一生貢獻社會,好不容易熬到免費搭車,怎可取消。軍公教年金已經被大砍,竟然還說要取消這些福利,不是找死?本人慚愧之餘,只得將占的便宜捐出。

台灣很多民眾,包括年輕人,因為感覺不到未來的希望,所以特別追求小確幸。小確幸是感性的,而非理性的,例如要求勞保費率越低越好,少繳幾十元,卻讓要負擔六成的雇主樂翻了。勞保潛在債務已達18兆,如不做大幅改革,十年後必定破產。現在年輕人及壯年人繳的勞保費,都被老人領走了,二、三十年後,他們要領的時候,很可能一毛錢也領不到了。

台灣就在政治人物選舉時亂開支票,拼命加碼福利,卻不管錢從哪裡來之下,日益民粹化。李光耀在《觀天下》一書中,就告誡新加坡人民,不可輕率實施兩黨政治,因為會造成無止境的內鬥,能人不願服公職,國家反而每況愈下。此言說的不就是今日台灣?解嚴後,內鬥比外鬥嚴重,總統一代不如一代。

其實民粹化的責任還在官員是否有承擔的勇氣。2009本人就任衛生署長的第一天,鑑於健保已負債近600億,且每年將以100-150億等量增加,非倒閉不可,於是提出調升健保費率,及設法通過已研議近十年的二代健保法。雖已先取得劉兆玄院長的默契,但仍然被罵翻。

本人知其不可而為之,不斷對社會各界說明;又獲得李家同、陳樹菊等社會公益人士拍短片相挺,製成光碟在各醫院候診處播放宣傳;並製作三張海報比較台灣及各國健保,張貼於醫院、衛生所等等。經過半年宣導,2010年漲健保費時,健保滿意度達到有史以來最高。本人任職期間,直話直說,被立委、媒體、酸民修理得體無完膚,被稱為「白目署長」。直到請辭待命時,才獲長官告知是民調最高的閣員,滿意度超過七成,比第二名高出20%,故尚能無悔的下台。

馬總統因油電雙漲,導致國民黨失掉政權。但當年原油一桶超過120美元,是目前的一倍,而台灣卻是除產油國外,油價最低的國家,非常不合理。油價若不漲,中油虧損就要由政府稅收負擔,也就是全民買單,富人開賓利6000CC,你騎50CC機車,誰耗的油多?誰佔了政府補貼的便宜?電的情況也是一樣,電費不漲,就是用納稅人的錢去補貼那些用電大戶。這個道理經濟部長為何不站在第一線說明?為何不在全國的加油站貼上各國油價比較?只要道理說清楚了,一次還可以多漲一點,以補貼中、低收入者,豈不更好?

牌桌上的大人,如果有種,就提出明確政見、可驗證的數據,並說明此政見實行十年、二十年後,台灣將如何吧!目前真看不出來桌上及旁觀的到底哪個人有種。最重要的是,選民一定要求他們明確提出不懼民粹的政見及影子內閣,否則就噓他們下台!

 

 

<刊於2019.03.11聯合報A13-「奪回政權,然後呢?(反轉民粹篇)」>

 

瀏覽數  
將此文章推薦給親友
請輸入此驗證碼
Voice Play
更換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