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r browser does not support JavaScript!
(文章) 廢了健保簡表吧!

廢了健保簡表吧!

台灣病友聯盟理事長 楊志良

2018.07.25

    全民健保是台灣的驕傲,但天下沒有完美的制度,所以要與時俱進,不斷改革。原任職成大的器官移植學專家李伯璋擔任健保署長以來,勇於改革,樂於與各界溝通,讓健保更進一步精進。例如完善了雲端藥歷,讓醫師在診間很方便的看到病患近期用了哪些藥,這對於減少台灣民眾「逛醫院」、「多點就醫」,因而重複用藥、不當用藥特別有所助益,重點還不是在減少浪費,而是提高了病患的醫療品質。

    另一項改革是影像及檢驗檢查結果的共享。今年上半年起,透過網路,醫院之間,特別是基層診所,可以獲得病患在其他醫院的各種影像(X光、CT、MRI、超音波等)及其判讀結果。除了減少因重複檢查而浪費資源,甚至增加病患風險外,對於診所及轉診特別有所助益。

因診所的醫師雖大都受過良好的醫學教育,也有豐富的臨床經驗(剛受完專科訓練的醫師很少能開業,街上診所的招牌多註明醫師是哪個醫學中心多年的主治醫師或主任等,這是台灣民眾的幸福),但缺的是昂貴的重裝備。有了這套影像及檢查結果的網路分享系統,可大大增加一般病患在基層確診的機會,也有助於在醫學中心確診後,轉回到鄰近診所繼續就醫,減少到醫學中心排長隊奔波之苦。若健保署再多做宣導,轉診制度將可進一步落實。

    但健保署雖一再宣導雲端藥歷的「成就」,但至今卻是「半個謊言」。因為這是什麼時代了,台灣還在實施「簡表」,如果不廢,健保署近年的努力要大打折扣。所謂「簡表」,就是診所醫師不用一一申報開了什麼處方,反正健保每位病患一天就是給付藥費25元、二天50元、三天75元(原為35、70及100元)。所以醫師對病患開了什麼藥,只有他自己知道,雲端藥歷早就破了一個大洞。也有若干醫師,即使病人根本不需要用藥,也開一些胃藥、維他命,以開藥代替診療及衛教,以應付病人。

WHO及二代健保一再強調病人有知的權利,因此在各界努力下,在醫院端早就實施一藥一袋。我們比較各國藥袋上的資訊,台灣是世界第一,除各項基本資料以外,醫師及藥師的姓名、藥的名稱,包括商品名及學名、形狀、顏色、服(使)用方法、主要作用及副作用,均以中英文明確列出。且目前已做到同成分(不同商品名)藥品重複開立,電腦會主動提醒,顯示台灣藥袋水準超越多數先進國家。台灣病友聯盟(TAPO)在國際病友聯盟(IAPO)相關會議上報告此事,各國無不對台灣的醫療水準及對病人知的權利刮目相看,敬佩有加,也讓台灣病友聯盟馬上臉上有光。

    但如果國際朋友發現簡表的存在,台灣醫界必然又會被打入落後及三流國家之列。在台灣,用手機不但可以掛號,甚至可以查到哪家醫院、哪位醫師、哪一診、目前掛到幾號、醫師看到第幾位病患,但仍有若干診所醫師堅持用簡表,且一再反抗不肯脫離這個「黑箱鴉片」。如果這些醫師在此資訊時代,仍然沒有能力使用現代資訊及網路,以提升醫療水準,就應離開此行業。

既然台灣醫院完全不用簡表,診所也一定做得到,讓病人有用藥安全的保障。醫師公會理事長邱泰源(也是不分區立委),是位有理想,且不斷推動家庭醫師制度的醫界領袖,不應被少數不明事理的開業醫師綁架,應立即呼籲廢止簡表。衛福部及健保署應有guts明訂日期,廢止簡表,醫師開什麼藥,病人就拿什麼藥,藥歷一律上網,若做不到,一律不再特約。

    若衛生主管當局做不到,病友聯盟及多次倡導廢止簡表的醫療改革基金會,不排除發動病友拒絕前往這些落伍又不尊重病人知的權利的診所就醫。

 

<刊於2018.07.28蘋果日報A28「廢了健保簡表吧!」>

瀏覽數  
將此文章推薦給親友
請輸入此驗證碼
Voice Play
更換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