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r browser does not support JavaScript!
(文章) 健保悲歌

健保悲歌

楊志良

2018.06.30

(健保啓動規劃三十週年前夕)

台灣曾經輝煌過,1970年代台灣開始經濟起飛,台灣錢淹腳目,不但不少人發財,而且貧富差距小,軍、公、教幾乎年年加薪;80年代至90年代,報上竟然有這樣的徵人廣告:「瓦斯送貨員,享勞保,月薪五萬」,今日看來,真的要高呼「天呀!」進行中的十大建設逐漸完成,使台灣經濟更上一層樓;1987年解嚴,解除黨禁、報禁,言論自由,百花齊放,一片光明;就算是早年退出聯合國,1989台美斷交,大家還是充滿希望和信心,股票破萬點,又教育普及,只要有才華又用功,三級貧戶的阿扁也能當上台北市長又當上總統。

由於醫療照護不但是正常財貨,更是奢侈品,所得越高,花費在醫療保健的支出占所得的比率越高。民眾收入高了,要求全民健保的呼聲也越高,加上民主化,1987年,當時的俞國華院長,不得不宣佈在2000年要達成全民健保。即使如此,要求提前實施全民健保的呼聲仍如排山倒海,結果是比預定早了5年,而於1995年全面施行。

由於全民健保是除十大建設外,唯一有事先規劃,容許社會充分討論的社會建設;並且有群體醫療及醫療網的先期奠基,醫事人力規劃擴充,避免了有保險無醫療的困境;加上優良醫事人員的辛勞、良好的衛生資訊系統、民眾的配合(樂於交健保費,收繳率高於韓國,不輸最守法的日本),因此台灣的健保一炮而紅,納保率高、醫療費用低,醫療給付包山包海,民眾滿意高,被各國專家稱頌。

當然天下沒有完美的制度,血汗醫事人員、醫療浪費、錢沒有用到刀口等等問題,也逐漸浮現。其實最嚴重的是台灣只有全民醫保而沒有全民健保,因為二次修法都未將健康促進、預防保健納入健保給付。醫界及付費者代表都說,這應由公務預算支付,但政府稅收不足,預防保健的經費每況愈下,雖然台灣的醫療水準亞洲第一、全球第三,但全民健康水準只落得第45名(Lancet,2016),也就是洗腎水準高超,但預防腎臟病卻缺乏費用,不能治未病而只能治已病。

台灣健保如此優異,我不知被問過多少次,健保是否可以永續,也不知回答多少次「絕對無法永續」。此處的不可永續指的是,目前的健保水準,不出十年就要大幅縮水,再也享受不到今日便宜又大碗的健保。但問題不是出在健保本身,而是台灣解嚴後,民粹日趨嚴重,藍綠惡鬥、統獨紛爭,一切看選票,蚊子館到處蓋(包括三千億的核四)、社會分裂、教改無方,不婚、不生、不養、不活世界第一。

二、三十年前韓國、新加坡尚且派員來台學習,老共經濟發展差我們一大截,今日呢?台灣原來傲人的經濟發展、社會公平、教育優良、社會安全都不斷落敗,唯一可傲人的只剩健保一項。可是台灣人口快速老化,目前14%為老人,再七、八年就是20%,每一名老人的醫療費用比非老人至少多5萬。且台灣平均年齡也不斷升高,費用成長快速。少子化則讓醫事人力必然更加吃緊。2011年費了九牛二虎之力調高費率,讓原本負債600億的健保財務穩定下來,但下次若要調高費率恐怕門兒都沒有。

用錢的多、繳錢的少,年輕就業人口必然全力抗拒鬧革命,過去二十多年健保承擔了多少貧苦大眾的醫療,避免因病而貧,且成為國家認同、社會共同價值的基礎,但這一切都將快速遠去,台灣衰敗得只剩下健保,而問題不在健保本身,健保不死,只是凋零。

<刊於2018.06.30蘋果日報A27-「健保悲歌」>

瀏覽數  
將此文章推薦給親友
請輸入此驗證碼
Voice Play
更換驗證碼